第九章 提醒还是警告

小说: 我也不知道叫啥名 作者: 踽行客 字数:2024

  徐恩和换了身干净的衣裳,环境所限,穿着普通的白衬衣和直筒裤坐在33楼的室内的一张长形空桌上,修长笔直的腿一只作为着力点倚撑着,另一只随意搭在脚边。

  他的身后是大批普通人员和科技人员,成箱成箱搬运楼里的试验品和实验机器。

  这里全是实验体做实验的失败品,也是344号口中的礼物。

  徐恩和想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,他不明白344号的动机,按照正确的流程来说,在机场被抓的不是023而是344。

  “查一下344号的活动轨迹。”徐恩和自顾说话,恍神间才发觉不是在开会,他的目光看向正搬东西经过的谢枔。

  谢枔身子崩的笔直,“到!”

  徐恩和看了他一眼,谢枔立即低下头,抱着箱子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,刚走没几步迎面就撞上了刚刚走进来的陈晋之。

  陈晋之留着小胡子,梳着大背头,拎着个公文包被撞了个踉跄。

  “不长眼啊你!”陈晋之出了名的脾气火爆。

  “对不起,队长。”谢枔刚准备放下箱子,陈晋之大手一挥,“你小子啊,算了算了,别磕坏了,搬出去。”

  随着谢枔走远,陈晋之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徐恩和身上,平日里徐恩和穿的板正,工装工裤,头发也大都留长了些故意遮住眼瞳,高鼻梁薄唇的面相,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。

  “老徐换风格了啊,有那么点人味了。”虽然白衬衣黑裤还是有些严肃,徐恩和大部分的刘海都侧到了一边,露出了完整的五官。

  徐恩和有些无奈,伸出手,“资料呢?”

  “023还是344?”

  “唐菲菲。”

  “你不是都知道了?”

  “不完整。”徐恩和站直了身子,“唐菲菲是实验体。”

  陈晋之一愣,手中的公文包差点没有握紧,“这是首例吧?”

  “嗯。”徐恩和点头,这是首例实验体相互残害的案例,从344号的口中是得不出什么有效的信息了,唐菲菲也死了,只留下这一层的实验室。

  “我还以为......”陈晋之摇摇头,翻开手中的公文包拿出两张空白纸张递给徐恩和,“023行李找到的。”

  “原件?”

  “您老人家一向不是只看原件么?”陈晋之拿徐恩和也没办法,应该说异能组所有的人拿徐恩和都没有办法。

  只要证据不是原件,这位大爷就不伺候了,谁爱干谁干。

  徐恩和抖落两下纸张,走向窗台透着已有些昏暗的光线,努力想要看清纸上是否有残留的信息。

  捻开纸张,光线透过纸张投射出阴影,纸张上也没有任何残留气味,是再正常不过的纸张味道。

  “都有谁碰过这张纸?”

  “你、我还有023。”

  “023有说什么吗?”

  “除了一些骂娘的话也没有其他了。”陈晋之仔细回想,023被抓捕的时候显得极其震惊,他估计没有想到在机场会被突然抓捕,就算是被抓捕,他也没有透露任何有关实验体的信息。

  “023和344号的关联似乎不深。”陈晋之想起了一个关键点,在和023对峙的时候,023对344的印象模糊。

  “动机?”

  “再等几个小时那小子就该熬不住了。”陈晋之十分肯定,还没有几个实验体能从他手下的“酷刑”中走出来。

  徐恩和收回这两张空白纸张,朝着窗外随意洒了出去,正巧碰上一阵风,纸张被越吹越高,也越来越远。

  “你......”

  “两张普通的纸而已。”徐恩和给出了解释,陈晋之还有些犹豫,“可是这是023贴身存放的。”

  “那也是普通的纸。”徐恩和笃定的态度终于说服了陈晋之。

  “没事,小事情,023还关着呢,有这么个大活人在就行了。”

  徐恩和看向远处的夕阳,阳光收敛的光芒之后就像个圆月一样挂在天边,只不过周围的云彩牵扯着它,不至于它直直的就坠落下去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陈晋之见徐恩和许久未答话不禁问道。

  我在想344号的话是什么意思。徐恩和在心里回答着,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,“没事,快到点了。”

  陈晋之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实验体最近越发猖獗,而且行动有素,不仅使他们管辖的区域,其他小组管辖的区域也备受其害,组织上决定开一次紧急例会,地点就定在芜桐城。

  大概再过一个小时,那些人就陆续赶来了。

  “组长,有一通您的电话。”林玥发出转接申请。

  徐恩和按下接听键,电话那头诡异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两人似乎都在等对方先开口。

  几秒之后,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。

  “比对电话信息,收录呼吸音做人声比对。”徐恩和迅速就将录音传给了林玥。

  “芜桐城航空公司,电话#0110567。”林玥似乎在查找监控影像,指尖敲击的飞快,“影像中断被人为断开信号。”

  徐恩和沉默,随即又是一通电话,来电显示和刚刚转接电话如出一撤,“您好,这里是芜桐城君媒航空公司,请问您是徐恩和,徐先生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您在航空椅座上遗落了一本书,扉页上写了您的姓名和电话,所以通知您一声。”

  “请问航空班次和座位号。”

  “航班在下午两点起飞的DG750。”

  徐恩和与陈晋之对视一眼,唐菲菲的航班班次。

  电话那头的女声继续传来,“座位号是靠窗的F7,如果您最近不方便取的话,可以帮您暂存在航空寄存柜。”

  “好的,谢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,稍后寄存柜的编号去取货密码会通过短信发送到您的手机上,祝您生活愉快。”

  徐恩和挂断电话,林玥等候多时,“人声比对不成功,监控有被覆盖的迹象,刚刚您接听电话时,据监控证实的确是航空公司的人员拨打。”

  “所以第一个电话是提醒?”陈晋之迷糊了。

  徐恩和平静否定掉,“是警告。”

上一章 目 录 没有了